老版本小草app视频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确保灵纹圣地,没人追击他之后,林凡就已经设好这个局!

当然,也要多谢那个用剑武魂袭杀他的强者,不然这个局没这么轻易的实现!

他强制性的催动神龙武魂护体,随后就直接幻化道身藏于虚空中,等这些次一级的修者杀到时,他留在虚空的四象阵猛然爆发,围困众人,然后道身林龙发威,只是一刀,就劈斩了叫嚣最厉害的那个小修者!

一切说来话长,但其实不过是转瞬间,众人还没有反应呢,林凡的道身就已经接连的劈砍了七八人,像是砍西瓜般,太简单了,一刀一个,残肢断臂乱飞,鲜血与头颅洒落下,随后,四象阵爆发,将这些人的血肉等全都泯灭了!

“杀!”

林凡道身继续怒吼,手中的青龙刀太狰狞了,似死神的镰刀,刀出必杀,没有目标能够逃过,皆死!

“啊……救救我等啊!”

有修者在哭求前方追杀林凡的那些强者,眼中含泪与恐惧,瑟瑟发抖!

有强者稍微回头,但最后冷哼,一群蝼蚁而已,死了又如何?

现在,斩杀林凡是正经!

“林凡,求放过我,我保证,此生不再与作对,有的地方,我退避三舍……啊……”

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

这人还没说完,青龙刀就铜穿他的胸膛,只是发出噗呲的一声,这刚刚叫嚣很欢的修者就死了,‘砰’的一声,青龙刀微震,这人被分尸。

“林凡,求饶我,我可交出神魂印记,愿从此追随与!”

又有修者求饶了,被杀破胆,因为林凡道身在捅穿刚刚那人的胸膛之后,又一刀直接劈斩了一个修者,而被劈斩的修者,就在这求饶者的旁边,被溅了一脸血。

“求我?我记得刚刚叫得最欢,说是可以一指头碾死我,都不带费力的!”

林凡道身冷笑。

“您大人大量,就当我刚刚说的话是放屁,我愿意做的一条狗,最中心的狗!”这修者鼻涕眼泪一大把。

“不需要,没有当我狗的资格,现在送上路!”

林凡道身出手了,向左手抛刀,右手猛然探出,化成狰狞龙爪,狠狠一捏,生生将这修者的头颅捏碎了!

这群次一级的修者,修为多半都在凝元四重以下,甚至还有一些财令智晕,驾驭宝物追杀的引元境修者,所以林凡道身斩杀起来,真的好比是砍瓜切菜,根本没有遇见一丝抵挡!

“啊……别杀我!我错了,不该犯虎威,求饶我一命!”

各种求饶与惨叫不绝,当然,也有极为强硬的人根本不服软,知晓自己不是林凡的对手,但是也没有放弃反抗的希望,想要联合众人一起反杀林凡!

遇见此种人,林凡嘴角噙冷笑,根本不留情,青龙大刀一两丈长,每一次的劈落或者横砍,都会带走几条人命,终于,这四象阵中的所有人皆死了,死者连血肉都没有留下,被四象阵泯灭成劫灰。

随后,林凡道身随风而散,远方正在急掠的林凡,眼中闪烁寒光,道身林龙的所有,他当然知晓,严格上来说,当道身出现的时候,其实上与真身无多大区别,当然,闪电武魂是道身不能动用的,不然真的能够看成是林凡的第二化身了。

“还想逃命吗?的生命到此终结吧!”

依旧是龙鳄仗着族群天赋,再次的拦截在林凡身前,此次,他化成本体了,像是一道山脉横亘在天地尽头,太辽阔了,高度都有十多米,长得吓死人,现在,他猩红的鳄嘴张开,有粘稠液体从他丈许长的森白牙齿上缓缓滴落,说不出的恶心。

林凡心中一紧!

糟糕!

这龙鳄化作本体横亘眼前,根本突破不过去,这是山脉一样的古鳄,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抵挡的!

“吼!”

吼声震天,龙鳄化身本体之后,实力全部爆发了,他举起大爪子,朝林凡狠狠的拍落,像是一座神山从天庭坠落,距离林凡还有几丈远呢,林凡就被压迫得快要跪伏在地了。

“破!”

林凡怒吼,闪电武魂发威,魂力汹涌燃烧,他像是一个点燃金色神火的神祇,手中的重戟直接成为闪电了,向龙鳄的大爪子冲去。

龙鳄眼中带嘲笑,这攻击想破他真身?

砰!

林凡吐血,被大爪子拍中,砸向地面。

“看我杀多么简单,像是拍蚊子般,可以轻易的将拍死。”龙鳄好整以暇,在林凡坠落向地面的时候,一道覆盖鳞甲的山岭从地面恶狠狠的向上抽来,轰隆一声,哪怕林凡有了防备,依旧差点被抽碎肉身,浑身都出现裂痕了,像是一个将裂的瓷娃娃。

可以这么说,如果不是林凡得到诸多天宝淬炼肉身的话,只是这两击,他就死了!

“咦,还算不错

的肉身,竟然没拍死!”

龙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感叹这林凡的肉身的确很不凡,有引领同代的资本。

几十道破空声杀来了,那是尾随而来的强者,他们到了,看见林凡的惨状以及前方那横贯天地之间的山脉之后,脸上终于出现笑意。

青麟骑座的麒麟背上,麒麟四蹄都有火焰燃烧,他眼中有快意,口中在喝彩:“林凡,在逃啊!”

大衍圣地的那个炼魂强者怒斥:“逃?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今日,此时,此地,他将命绝。”

诸人皆噙笑意,终于是抓住这小杂碎了,看他这下往哪里去。

当然,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他们依旧没有放松警惕,他们在林凡身上吃了不止一次亏,知道林凡手段太多了,所以根本不小觑,成扇形将林凡包围。

林凡浑身骨骼咔咔作响,且肉体上的那些裂痕,有金光普照,那是闪电武魂察觉宿主的危机后,在护主,像是最强力的粘合剂,将林凡将奔溃的身躯粘合。

“都吃定我了吗?”林凡咳血,但是言辞依旧犀利,眼神如剑。

“不然呢?怎么逃?”

洪荒圣地的炼魂强者冷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