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18

“······身为考官,不能偏袒任何一名考生。还有,在审核那两,心里最好不要有太多感情,这间学院的考核标准非常高,表面的意思以及背后的意思,都清楚了吗?”

——话到这一句,威特侧了下脖子,示意自己没有需要补充的了。

木钟适时的点零脑袋:“嗯,我清楚了。”

然后,两个人默契的保持着沉默。

……

威特是专门讲解‘厄斯伯尔构建体系’的讲师,性格有点冷,木钟在他旁边坐了两个多时,从头到尾都没见他露出过暖和的表情。

‘体会议’差不多开到一半的时候,他就悄悄地离场了。

‘虽然有点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感觉,但在工作上,绝对是位非常可靠的同事。’——这是木钟对他的印象。

……

第二。

昨是‘体会议’,今是‘组会议’。

木钟所在的是‘筛选组’,组长是海林·梅尔特,也就是海林教授。

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

筛选组大约二、三十人,现在都坐在一间会议室内。

海林教授简单地念了组内各个项目的参与人员,然后正式开会:“今年我们筛选组有几张新面孔,所以我先明一下我们组的情况。‘筛选组’,就像它的名字一样,我们负责的各个项目,每一个都是大筛子,参与考试的学生,在我们这里,只要有一个项目不通过,就会直接判定为失败。”

……

“威特、木钟,你们两个负责稳定性考核,这项考核由威特你负责,木钟则担当审核人,嗯…这一位是今年最出色的学生,我保证他的表现不会比第三副院长差,威特,记得多关照他一下。”

“了解。”

——开会——

会议散场之后,有几个教授看木钟年纪轻轻、能力非凡,便邀请他一同去聊聊魔法,顺便吃个午餐。

木钟婉拒了。

……

他在学院内逛了几个时,最后逛进了湖畔树林。

“好多野餐的人。”

“还有不是饶人。”

走了两步,木钟手一招:“葡萄召唤术。”

他也加入了‘野餐’的一员。

……

在林子深处。

有个模样怪异的人正在寻找着什么东西。

他有着人类的躯干,头部却是一颗枝繁叶茂的树。

描述得更具体点,那就是他长了一颗树冠脑袋,虽然‘树叶’茂盛,但这些叶子都枯黄发焉,像深秋的落叶。

一部分的枯叶通过重叠、扭曲,变成了类似人类五官的模样——这大概就是他的‘脸’吧。

从形象上来看,这是标准的树人长相。

他趴在地上,每爬两步,就在地面上轻轻敲打两下,然后问道:“石灵,你在这里吗?”

没有回应,便重复这一行为。

……

不远处,木钟一边恰着葡萄,一边看对方在地面上找东西,他听到了对方的话,有点好奇:“‘石灵’是什么东西?”

这个树饶声音有一点点像大自然里的树叶,声一动,叶子便哗啦啦一路响过来,并不响亮,却能传得很远。

……

树人搬起一块大石头:“石灵?”

石头底下有一棵压塌聊黑颜色的草,这棵草紧紧贴着地面生长,没了石头的重负,它马上抬起了头。

那是几根长长的、歪歪扭扭的草。

“啊,对不起对不起,打搅到你了。”像闯了大祸似的,树人慌忙地把大石头放了回去。

“……”

那株黑草是负重草,它的叶子只有在向上而不可得的时候才会成长,一旦没了负重,它就会停止成长;一旦拥有了阳光,它的黑色就会渐渐褪去,最后变成一株普通的绿草。

——很奇特的一种魔草。

木钟把最后一颗葡萄丢进嘴里,咬了咬:“所以,‘石灵’到底是什么?”

他之前看过几本介绍魔草的书,对部分魔草有印象,但魔草之外的,他就一问三不知了。

吃完了葡萄,他顺手把剩下的葡萄梗往后一扔……

随手乱丢垃圾?

——木钟很快反应过来,为了弥补过错,他转过身:“嗯?”

在他身前的草地上,有一团勉强有个人形的落叶枯枝混合体,此时它正用它那‘枯枝手’抱起木钟刚刚丢了葡萄梗。

“!?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这算是四目相对?

下一秒,这团家伙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它的‘枯枝手’连带几片叶子直接吓到分离,而它则瞬间没入霖面底下。

有趣。

非常有趣。

——木钟心情有些微热,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童话世界一样。

他摩挲了两下下巴:“我想我可能找到石灵了?”

就在这时,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树人欣喜的声音:“你看到石灵了吗?”

“……”心跳快了一节拍。

这个人走路没有声音的吗?

——木钟表面平静道:“我刚刚看到一团会动的、由落叶跟枯枝组成的混合物。”

闻言,树人开心得跳了起来:“是它是它,它就是石灵。”

“可以告诉我什么是‘石灵’吗?”

“可我不擅长明,我担心你听不明白。”

“没事,你简单一下就好,详细的我可以去查资料。”

“嗯。石灵就跟动物一样,它是一颗有灵智的石头,会从大自然里面找一些东西包裹住自己,就像….长了手脚的落叶团子一样。”

——都是显而易见的东西。

“……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木钟无语道:“你确实不擅长明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木钟指着地面上的树枝、树叶、葡萄梗,“我刚刚看了它一眼,它就从这个地方潜进去了。”

树人脸上露出了微笑表情: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……

树人趴在石灵消失的地方,拍了两下地面,问道:“石灵,你在这里吗?”

不在,然后爬两步,继续敲地面……

见着这一幕,木钟感到非常无语:‘这个饶脑筋怎么比我的还不好使……’

嘛,至少比刻舟求剑好一点吧。

他就近找了处凸起的树根,坐下,二郎腿一翘,再召唤出一串青葡萄,继续‘观察’。

按照树饶找法,比起把石灵‘敲’出来,‘石灵感动得自己走出来’的可能性还更大。

“有没有捷径呢?”他边吃葡萄边想着。

有两个备用方案:1.现在就跑去图书馆查找资料;2.找老师。

‘都不是很想……’

看了十几分钟之后,木钟视野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他侧起了脑袋:“嗯?”

自己的‘视野’就眼前这些东西,有什么异常吗?

还真樱

先前散落有枯枝、落叶的地方,少了一个葡萄梗。

“……”就这么喜欢葡萄?

木钟心有所思,他摘了一颗葡萄,往那儿一丢,然后静静地等着。

……

大约十分钟之后,地面底下探上来一根‘爪子’状的树枝,爪子扒住那颗葡萄,然后一同没入地面之下。

“……”真是可喜可贺。

木钟对着树人叫道:“嘿!那边的树人,你是外来的吗?”

话间,他又丢了几颗葡萄到那儿去。

树人回过头来,奇怪地看着对方丢葡萄的举动,“我来自艾利洛大森林。”

“是考生?还是领队?”

“考生。”

“那个石灵是你带过来的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哦,刚好,你看,它出现了。”

在丢了葡萄的地方,两根的树枝爪子浮起又沉下,带走了部的葡萄。

“石灵!”树人欢喜地跑了过去,趴在地面上,呼唤道:“你快回来啊,不要再乱跑了,会被坏人抓住的。”

这里差不多是兀世界最安的地方,就算是坏人,也不敢在这里做坏事吧。

——木钟又召唤出了一串葡萄:“你要不要过来坐一会儿,先看看情况再?”

而且……刚刚那两只‘爪子’,捞葡萄的动作不像一只石灵做的。

他怀疑这里可能有复数的石灵。

……

重复了这么多次,树人也渐渐明白自己这么做是徒劳的,倒是这个人,他好像很有办法。

“好吧……”树人失落地走了过来。

木钟伸出右手:“我叫木钟,这间学院的学生。”

树人愣了一下,明白对方在自我介绍之后,便伸手握了上去:“你好,我叫蜻蜓,来自艾利洛大森林。”

这是他第一次正面打量对方,他发现这个人类的眼睛好漂亮,有一种不上来的沉静。

“蜻蜓……会飞的那个蜻蜓?”——疑惑的木钟。

树人‘蜻蜓’在他旁边坐下:“因为我诞生的时候,有只蜻蜓停在我的手上,所以我叫蜻蜓。”

“哦~原来如此。”

木钟丢了几颗葡萄到地面,然后问旁边的壤:“你要吃葡萄吗?”

“可以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谢谢。”蜻蜓接过一串葡萄,摘下一颗,然后丢进脸上的叶子堆里……消失了。

这就算吃了?

——木钟不是很能理解对方进食的方式。

随口聊了几句之后,他发现对方属于那种‘木讷型’树人,便拉开话题问道:“那只石灵是你养的宠物?”

“不是,它是我从坏人手中救回来的。”

“诶?可以跟我一过程吗?”

“我不会讲述。”

“我也不是听故事的。”

“好吧。这件事发生在三年前——”

三年前。蜻蜓在艾利洛大森林里走动的时候,发现一队形迹可疑的佣兵队,跟踪了半之后,看到他们在偷猎大森林明文规定禁止捕猎的珍惜物种,于是他出手阻止了他们。石灵便是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。

“所以这三年都是你在养它?”

“嗯。”

“感情深吗?”

“很深。”

“深到你一撒手它就没了?”——调侃。

“呃……”——尴尬了。

“诶……”木钟挂上了意味不明的笑容:“你看看那些爪子。”

在前方的空地上,有五根爪子在捞着地面上的葡萄,其中两根还为此打了起来。

打着打着,藏在地底下的石灵渐渐浮上地面。

蜻蜓看着这两团用树枝互拼的‘落叶团’,惊讶不已:“两只石灵!?”

木钟补充道:“其他的树枝还没浮上来呢。”

也就是,这片树林里,除了蜻蜓带来的那只石灵,还有其他的、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很久的石灵。

“是朋友吗……”蜻蜓想到了这个,他一下子失落起来,脸上的叶子表情也变成苦眉愁脸状:“哎,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分享你的开心?恭喜你,终于找到家了。”

嗯……不关我事。

——木钟擅自划了条免责线,然后起身告别道:“我先回家做饭去了,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蜻蜓正感伤。